English 首页 中心简介 人员队伍 新闻动态 研究项目 学术成果 国际合作 媒体评论 图书馆 美国问题研究
  媒体评论
 
特朗普和拜登“再赛一场”已成定局?尚有三大变数
韦宗友

潮新闻 2024-01-24

(来源:潮新闻,2024-01-24)

图源视觉中国

当地时间24日早晨,2024年美国总统选举共和党初选的第二站——新罕布什尔州(简称“新罕州”)投票已结束。被认为唯一可能对前总统特朗普构成挑战的党内对手,美国前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利,在向特朗普发起有力冲击后,依然以10%出头的差距落败。

根据新华社援引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截至美国东部时间24日1时26分,特朗普得票率为54.6%,黑利为43.2%。尽管较此前媒体民调的两人差距有所缩小,美联社等多家媒体依旧预测特朗普胜选,后者获得艾奥瓦州和新罕州的“两连胜”。

结果出来后,黑利承认落败,祝贺了特朗普,但称“比赛远未结束”。她期待2月24日在家乡南卡罗莱纳州(简称“南卡州”)一站能够掀翻拥有超过7000万铁粉的“懂王”特朗普,她曾在该州任州长。

法新社报道称,从未有美国总统竞选人在头两场初选胜出后未进入总统决选。特朗普拿下新罕布什尔州便“几乎确定”赢得总统候选人提名。而《华盛顿邮报》表示,已有拜登竞选团队成员把大选描绘成拜登和特朗普“再赛一场”。

看起来,时隔四年之后,在大选中上演特朗普对阵拜登的2.0版本已经不可避免了?潮新闻记者邀请多位国际问题专家为你解局。

1月23日,新罕州康科德,黑利向支持者招手致意。图源视觉中国

黑利新罕州“虽败犹荣”,回到家乡希望更渺茫

在很多中国人眼里,黑利的政治影响力远远不可能与特朗普相比,然而在新罕布什尔州,两人的差距只有11个百分点。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据新华社报道,艾奥瓦州初选只接受共和党籍选民的投票。在中西部的艾奥瓦州,共和党选民绝大多数是白人,宗教色彩浓重,意识形态高度保守,这有利于特朗普,他在该州的初选中以51%压倒性优势遥遥领先三名党内对手也不足为奇。

但在东北部的新罕州,选民政治立场相对温和,而且向独立选民开放,即不持党派立场的中立选民也能参加投票。

独立选民可以选择参加共和党或民主党初选,成为双方的重点争取对象。黑利的女性和少数族裔(印度裔)身份,对于吸引中间派的独立选民是有利的。特朗普虽然在党内领跑民调,但是在独立选民中受欢迎程度不如黑利。

再次,黑利选前还得到新罕布什尔州州长克里斯·苏努努的支持。身为州长,苏努努在本州的资源调动能力以及选民动员能力可想而知,对黑利无疑是一大助攻。

因此,黑利在新罕布什尔州投入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资金,一直计划在该州实现“逆袭”。

事实上,她也的确把与特朗普的差距从艾奥瓦州的32个百分点缩小到11个。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韦宗友认为,新罕州的初选结果对黑利来说已是个非常不错的结果。该州民调数据,特朗普的支持率是43%多,黑利是20%多;而且在艾奥瓦州落败的两名退选共和党参选人——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印度裔企业家拉马斯瓦米都宣布支持特朗普。

作为在南卡州出生、成长并走入政坛的黑利,又是该州史上首位女州长,黑利自认为南卡州一站她是“主场”作战,憋着一股劲要在2月和特朗普再较高下。

而残酷的现实却是,在民调方面,黑利在南卡州与特朗普的差距比在新罕州更大,而且南卡州州长麦卡斯特与参议员斯科特并不支持老家人黑利,而是都为特朗普背书。

“从现在的形势看,黑利退选的压力会越来越大。”浙江外国语学院美国研究中心主任王冲认为,如果黑利“主场”落败,退选转而支持特朗普,只是早晚的事。

2020年9月3日时任总统特朗普在宾夕法尼亚州拉特罗布出席竞选集会。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

全国党内支持率达67.7%,共和党依然是“特朗普党”

据新华社报道,截至23日,特朗普在全国范围内共和党选民中的支持率已升至67.7%。特朗普在新罕州获胜后,党内更多知名人物站出来支持他,呼吁黑利退选的声音越来越多。

“黑利竞选主张偏向传统建制派理念,其背后是共和党内反特朗普势力。”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沈逸告诉潮新闻记者,科赫网络等在2016年支持特朗普的一些保守派资深金主这次看好黑利,“但是,共和党选民中占多数的是未受过良好高等教育、非中产阶层、非理性、偏向情绪化、对特朗普保持高度认同的选民,并不怎么认可黑利。在这个特朗普的‘基本盘’黑利无法实现有效突破的话,也就无法成为总统候选人。”

沈逸认为,特朗普在党内初选轻松两连胜,显示出共和党选民更倾向于特朗普的“让美国再次伟大”说法,共和党依然是“特朗普党”。

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后,特朗普拒绝向拜登认输,引发“国会山骚乱”等一系列政治和法律风波。不过,特朗普的支持者在众多争议问题上站在特朗普一边,称拜登“通过选举舞弊上台”“民主党持续对特朗普进行政治迫害”,需要再给特朗普一次机会。

与此同时,共和党选民对拜登政府经济、移民、教育、气候等领域政策严重不满,而特朗普执政时期曾施行的或竞选期间提出的政策在共和党党内具有较大吸引力,以上两大因素进一步提振了特朗普在党内的选情。

位于丹佛的科罗拉多州最高法院。新华社/路透

距离第二次特朗普VS拜登还有哪些变数?

毫无疑问,豪取两连胜后,特朗普距离“二进白宫”更近了一步。已有国会参议员称特朗普为“推定候选人”,总统拜登更是发表声明,说特朗普已锁定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

不过,现在距离美国大选在今年11月5日正式投票还有十个月有余,会不会出现特朗普VS拜登2.0版本?仍有一些变数值得观察。

首先,特朗普尚未摆脱参选资格争议。去年底,科罗拉多州最高法院裁决,因牵涉“国会山骚乱”,特朗普在该州不具备参加2024年总统选举党内初选资格。缅因州也作出类似举动。特朗普已就科罗拉多州裁决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口头辩论将于2月8日举行。

在韦宗友看来,联邦最高法院不太可能支持科州裁决,因为剥夺总统参选资格是非常严肃的政治和法律事件,必须有明确的法律依据。“目前来看,科州将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第三款作为法律依据并不充分,该州最高法院作出的裁决也存在很大争议。”

其次,特朗普还面临4起刑事诉讼案,受到91项指控。虽然特朗普否认这些指控,但他不得不花费时间和精力应对这些法律问题。

第三,拜登高龄竞选引发的身体状况的不确定性。

“按照美国政坛惯例,现任总统如未出现意外,天然成为所在政党的总统候选人。”王冲说,“但是拜登已经81岁,过去四年总统任期内跌倒、忘词、说错话等等状况频出,让外界对其健康情况颇为担忧。而特朗普比他年轻将近4岁,虽然也已77了,但精力和状态要远远好于拜登。”

德桑蒂斯。新华社/路透

特朗普的竞选搭档将会是谁?

如果能够顺利代表共和党进入与民主党的对决,特朗普将选谁当他的副总统竞选搭档?

美国媒体提及的潜在人选包括众议院共和党会议主席爱丽丝·斯蒂芬尼克、国会参议员蒂姆·斯科特、国会众议员南希·梅斯等。特朗普向福克斯新闻台透露,他“心里已有人选”,但暂不会宣布。

而在王冲看来,这几天与特朗普叫板的黑利和德桑蒂斯也很有机会。“如果选黑利,那么依靠她在女性和少数族裔里的影响力,对特朗普的基本盘是一个扩大;如果选德桑蒂斯,那么就是特朗普这个派系里的‘年轻后备干部’,前途无量。这也是特朗普下一步要考虑的重点,相信再过一两个月就会明朗化。”

而沈逸也觉得,尽管黑利并不是一个理想的副总统人选,但是总统特朗普/副总统黑利的竞选组合,也有其独特的优势。“如果两个人之间能达成比较有效的沟通机制,能够依靠黑利的女性和少数族裔身份获得加分,更有底气去迎战拜登/哈里斯的组合。”

关闭

 
  2005-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